未分类
章鱼直播体育平台_章鱼直播足球主播_官网(欢迎您)
2021年7月25日
0

教主看了一眼陆平安,见他已经没了行动能力,也不再担心他会毁灭小世界根基,便出了地下室。

离开密室后,他顺手朝大地劈了一剑,将公良温打出来的窟窿封住。

“你还真是谨慎啊!”公良温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担心密室中的陆平安会不会被砸死。

教主怕公良温的支援赶来,懒得废话,迅速朝公良温冲了上去,双方打得山崩地裂,有来有回。

……

与此同时,密室之中的陆平安,凭借强大的身体素质,挣扎着坐了起来,开始吞服丹药修复伤势。

得益于体内强大的血脉,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陆平安就勉强恢复了行动能力。

陆平安并未急着前去摧毁小世界的本源法器,而是开始吞噬身上的灵石,恢复实力。

不一会儿,他便将先前冯景辉送给他的灵石全部给吞噬了。

感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他才站起身来。

看着满地天阶上品灵石的粉末,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足足一百颗天阶上品灵石,就这么没了,真是败家啊!”

说罢,他转身朝小世界的本源法器走去。

少女的青春梦

走到法器周围的阵法前,停下了脚步,看到脚下有一块石子,顺势一脚将石子踢进了阵法内。

呼——

那石子瞬间就被一簇烈火燃烧殆尽,连粉尘都没剩下。

陆平安自从拜燕老八为师后,就开始专心练剑,对阵法研究得并不多,若说他能破了眼前这恐怖的阵法,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当然,他之前对公良温说自己有办法应付这些阵法,并不是开玩笑。

如果他所料不错,这阵法对魔教中人没有效果,自己拥有炎魔之力,可以释放出纯正的魔气,应该足以穿过阵法。

想到这里,陆平安又捡起一块石头,附上炎魔之力后,向阵法丢去。

事情果然如同他所料的一样,那石头并未燃烧起来,而是直接掉在了地上,直到炎魔之力消失,才燃为灰烬。

既然已经确定没问题,陆平安也没再犹豫,直接爆发出炎魔之力,朝阵法中心的法器走去。

砰!

他穿过阵法后,一掌朝法器打去。

然而,那法器出奇坚硬,陆平安这一掌,并未将其击碎。

铛!

陆平安又取出剑试了一下,同样没能成功。

他仔细想了想,这个法器毕竟是整个魔教总坛的核心所在,若真如此容易打碎的话,那魔教岂能苟延残喘到现在?

就在这时,陆平安突然灵机一动,或许可以拿破天杵试试。

破天杵既然能破开小世界,自然也能克制眼前这个法器。

一念及此,陆平安要不犹豫地取出了破天杵,朝法器砸了过去。

轰!

那圆形法器瞬间被砸开,一股强大的灵气冲天而起,直接把陆平安给冲飞了出去。

陆平安在这股强大的灵气冲击下,直接晕了过去。

……

轰隆隆!

数息之后,整个魔教总坛都开始剧烈颤抖,天也开始慢慢崩塌。

正与公良温交手的魔

(本章未完,请翻页)

教教主看到这一幕,火冒三丈,气得大骂了起来:“该死的陆平安!”

公良温却是松了口气,道:“魔教总坛立刻就要彻底崩塌,你的计划已经彻底破产了,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为好!”

“哼,想让本座做你们的阶下之囚,做你的春秋大梦!”教主说罢,猛然挥剑。

霎时间刮起一阵飓风,带着浓浓的魔气,迅速向公良温卷去。

公良温身形一闪,避开了飓风,笑着道:“不愧是魔教教主,真是好手段,不过,没有用,因为你再强也挡不住我东虞国大军!”

话音刚落,空中的龙舟宝船,已经悬停在教主府邸的上空。

若是对付公良温一人,教主还是有信心的。问题在于,接下来他将面对的,可是东虞国大军,说不定大军之中,还有圣灵境强者。

更何况,他刚才为了修复魔教总坛,损耗不少,在加上刚才和公良温的战斗,此时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这种巨大差距下,想要取胜,根本不可能。

一旦自己战败,说不定要沦为俘虏,受尽东虞国臣民的羞辱。

说不定皇帝为了显摆自己的不世之功,到时候会公开对自己处刑,自己堂堂一个魔教教主,岂能受此大辱?

他正想着,齐恒便站在龙舟甲板上,居高临下喊道:“魔教已灭,希望你能识时务,立刻束手投降!”

“齐恒小儿,本座真没想到,你还真有胆量,刚登基不就就敢亲自带兵来对付我魔教,难道就不怕朝中大乱吗?”教主问道。

齐恒冷冷道:“朕的事就不牢你操心了,如今你败局已定,朕劝你还是别做无谓的抵抗了!”

教主冷哼一声道:“想让本座成为你的阶下囚,痴人说梦!”

齐恒知道,以教主的脾气,绝不可能接受沦为阶下囚的事实,因而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不愿意当朕的阶下囚苟活于世,那朕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尽以谢天下吧!”

“想兵不血刃就除掉本座?”教主问道。

齐恒道:“朕是想给你的机会,让你死得体面些,你堂堂魔教教主,不管败在谁的手上,传出去都不太好听,不是吗?”

教主犹豫了一下,突然目光一冷:“若是本座把你拿下,我看谁还敢跟本座动手!”

说罢,不等公良温反应过来,他便举剑朝齐恒冲了上去。

齐恒却是岿然不动,稳如泰山!

铛!

教主还没来到齐恒面前,就被龙舟宝船上的阵法挡了下来。

随后,只听嗖的一声,教主整个人便被宝船弹飞了出去,轰然砸在地上,扬起一阵浓浓的尘埃。

齐恒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身后的手下一同出手,上前抓住教主。

刹那间,数十名东虞国顶尖高手,同时朝教主飞去。

只不到半盏茶的工夫,众人便成功将教主拿下,带到了齐恒的面前。

齐恒笑道:“朕方才可是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只可惜你自己不懂得珍惜,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朕了!”

“小儿,你以为拿了本座,就能铲除我们魔教吗?本座告诉你,只要魔教还有一人尚在,就不会亡教!”教主梗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脖子道。

公良温上前喝道:“大胆,你都已经沦为阶下囚了,居然还敢如此和陛下说话!”

“无妨!”齐恒朝公良温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而后,他才对教主道:“你在时,魔教尚且只能在夹缝中苟延残喘,如今你已经沦为阶下囚,你以为你那些魔教弟子,还能成得了气候?更何况,朕早已派人去你们魔教的各个分坛,将分坛弟子一网打尽了!”

“你以为本座就没有后手?”教主说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齐恒眉头微皱:“朕倒是很想听听,你所谓的后手,究竟是什么?”

“无可奉告,你就等着日后魔教找你寻仇吧!”教主说罢,便打算挣脱束缚自尽。

好在公良温及时反应过来,喊道:“快按住他,千万别给他自杀的机会!”

一旁的侍卫纷纷上前,死死将教主按住。

齐恒这才开口道:“你的女儿上官兴,可是在朕的手上,若是你死了,她怎么办?”

“兴儿!”教主被抓住了软肋,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先前被陆平安所杀的上官复,并不是他亲生儿子,他可以不在乎。

但是上官兴不同,她身上可是留着自己的血脉,就算自己再无情,也不能无动于衷。

齐恒见他老实下来,便朝侍卫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

那些侍卫也不敢迟疑,赶紧退到一旁。

教主早已没了刚才的气势,道:“你难道是想用兴儿,来威胁本座,让本座将秘密尽数吐出?我劝你还是省省吧!与魔教大业相比,本座和兴儿的姓名,何足道哉?”

齐恒知道,既然教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短时间内想让他开口,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因此干脆大方道:“你放心,朕没有你们魔教那么无耻,不会对你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呵呵,那本座倒要谢谢你了!”教主苦笑道。

齐恒道:“你说魔教余孽会找朕复仇,朕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敢不敢来找朕!”

言罢,他转身对公良温道:“传令下去,昭告天下,魔教总坛已被朕攻破,魔教教主被朕生擒。明日,大张旗鼓,摆驾回宫!”

“陛下,这会不会太冒险了?”公良温毕恭毕敬地问道。

他很清楚齐恒这么做,是想以自己为饵,引蛇出洞。

但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万一没有引来魔教之人,反而被其他大国盯上,那可就麻烦了!

齐恒却道:“此事就这么定了,具体事宜,就交给你去办!”

公良温见齐恒铁了心要这么做,知道已经劝不回来,只好毕恭毕敬道:“是,我这就去安排!”

“等等!”公良温正准备离去,便被齐恒叫住了,齐恒皱着眉头问道,“陆公子当时和你一起去寻找教主,怎么不见他回来?”

公良温这才想起陆平安的事来,不无尴尬地回道:“好像是被小世界本源法器巨大的灵气冲飞,具体落在何处,我也不知道。”

齐恒急道:“赶紧派人去找,务必要在魔教总坛彻底崩塌之前找到他!”

“是!”公良温应了一声,便下去办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