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章鱼直播体育平台_章鱼直播足球主播_官网(欢迎您)
2021年7月25日
0

【 .】,精彩免费!

慕慕……还疼吗?还痛吗?

一语双关!

龙孝羽的话意思一样,却包含了两层意思。

疼吗?被他伤到的心还疼吗?

痛吗?浴火重生的痛苦折磨,现在身体还痛吗?

激情深吻之后,慕梓灵还带着一层赧红的小脸,惊艳不可方物,此刻却如深海湖泊一般平静无波,无波无澜。

然,她左胸膛最柔软的地方却被龙孝羽这柔到极致的声音,翻搅得掀起了一阵阵难以平复的惊涛骇浪。

龙孝羽前面简短的话她懂,但后面长语她就不懂了。

她知道龙孝羽说的那段痛的日子,应该是她被追杀的那段日子。

那段日子可以说是她穿越过来后最痛苦最难忘的日子,也是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可是她却等不到他。

现在一提及,却又让她莫名的想难过。

气球女生白色纯净很迷人

不过,没有遇到青凌之前,她遭受追杀所受的那些痛,根本就没有人知道。

龙孝羽为什么会这么问?他为什么会知道?

这个问题让慕梓灵很费解,但也没想着此时此刻去深究细问。

因为不管懂不懂,他深情的话,犹如他刚刚绵绵细雨,再到狂风暴雨,再到淅淅沥沥的吻一样……情到浓时,所有的问题都能不攻自破。

不过现在——

慕梓灵静静地凝望着龙孝羽,看着这个她想念已久,许久不见的男人,整个人亦是静静的。

她能说,她被他吻到不想说话了吗?真的不想说了。

见慕梓灵久久不开口,龙孝羽也不着急。

看着这样迷人又静默的她,他似乎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龙孝羽静淡的眉宇间染上一层心疼的柔色,忍不住又低下了头,把脸又凑了上去。

冰凉的唇贴着她温热的小脸,在她粉润的脸上一寸寸地游移着。

他游移的动作温温吞吞,呼吸绵绵热热,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将她浴火重生后的美,再一遍深深硬刻在自己心里。

灼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似有若无的冰凉触碰,更像是在点火一样,惹得慕梓灵浑身又激起了一阵一阵的颤栗。

她下意识地想避开他在她脸上为非作歹的唇,却脸都被他的双手捧的牢牢的,动弹不得。

最后,在慕梓灵四肢张牙舞爪的反抗下,龙孝羽的唇才慢慢停止了对她的逗弄。

“还疼不疼?嗯?”龙孝羽淡淡的鼻音,却带着丝丝浓**的味道。

他弄的伤,他很执着的想要知道。

还疼吗?慕梓灵扪心自问。

月玲珑那根关键时刻都能将她锥心的刺,现在是不是彻底从她心底的最深处拔掉了?

……是不是真的拔掉了?她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极致的柔情中的一言一行,总有一股神奇的魔力。

似乎,不管有多大的伤,不管有多大的痛,他的一句话,一个举动都能神乎其神的将它抚平,给它最极致的暖,让人深陷**……

他的柔情蜜意犹似抚慰式的心灵鸡汤,瞬间就可以让她全身心都裹满这心灵鸡汤带来的温暖。

这就是这个男人最致魅力,亦是最能致人命的地方。

但这也是让她之前一直不敢轻易去触动的地方,更是现在触动后已经沦陷的她,最讨厌,却又最需要,最依赖的地方。

试想,前一秒他能将她弄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后一秒他就能让她**在他构造的温柔乡里,难以自拔。

所以说,龙孝羽,他真的真的很讨厌啊!

慕梓灵想了良久还是没有回答。

她只知道,自己被他伤到惹的怒火还没消呢。

所以这一刻,慕梓灵恼怒地瞪着龙孝羽,企图转移话题:“为什么要这么坏?招引女人也就算了,看我伤心难过,看我失落绝望,是不是很有——”

这个傻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痛又无奈。

慕梓灵的话还没抱怨完,龙孝羽再一次狠狠地堵住了她的唇,缄封住她要说的话。

她的唇依旧那么的柔,那么的软,即便刚刚亲吻了许久,这一刻的触即,还是立马让他深深地陷入其中。

但不同刚刚的轻柔,狠狠厮磨,这次他带着惩罚性的啃咬,咬得她很疼。

他长驱直入,撬开她的牙关,凶狠地缠上她的香舍。

直接深入,极尽贪的吸允着她的馨香,状似要吸干她,一口空气再不给她。

这样被断了呼吸的场景,有几次了,慕梓灵最熟悉不过了。

这个男人又在惩罚她……

感觉到自己已经彻底没

了呼吸的慕梓灵,彻底被激怒了。

是她伤心,她受委屈,这个男人竟然还用这种方法惩罚她。

简直叔可忍,婶不可忍!

退离不了,慕梓灵只能用主攻的方式。

她伸出双手,反手搂住龙孝羽的脖颈,将他的脑袋死死地压向了自己。

然后,她踮起脚尖,双手牢牢捧住他的俊脸。

以前被他固定在温泉池水下,已经有过一次攫取空气的经验,可谓是一回生二回熟。

她灵活的舍尖脱离了他的缠绕,强行攻入他的地盘,开始一番狠报复。

慕梓灵没有发现,被她反攻的男人,在她主攻之际,身体先是一颤,然后眸光就闪过一抹亮色,眼底是一闪而逝的狡黠。

腹黑如他!

他分明在激她,他分明在逼她主动,他喜欢极了这样的她。

慕梓灵的舍闯入龙孝羽的地盘,肆无忌惮地在里面扫荡,寻找目标,一口一口地攫取他的呼吸。

最后,她终于缠住自己要狠报复的目标。

慕梓灵鼓足了力气,狠狠地冲着那湿滑的舍尖咬了上去。

龙孝羽闷哼出声,却眼底闪着灼灼光辉,十分的享受。

刹那间,一股腥甜在彼此口中蔓延……

慕梓灵满意的想撤退。

殊不知,那个目标的主人早已被她生涩而肆掠的一连串动作,搞得心猿意马,几乎失去理智。

在慕梓灵要撤离之际,龙孝羽扣住她的后脑勺,反被动为主动。

他再一次反吞住她的唇,将她要撤离的舍死死的覆盖住,让它再也逃脱不了。

他的力道凶狠霸道,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极尽蹂躏着那抹柔软。

她的美好,怎么尝都不够,一吮一吸贪到了极致……

耳边传着一阵阵令人耳红心跳厮磨声,交织连绵,魅惑回荡。

情到深处,缱绻**,迷迷醉醉,无法自拔。

不知缠缠绕绕了多久,龙孝羽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再一次瘫软在自己怀中的小女人。

此刻,慕梓灵气息不稳,媚眼如丝,身体酥软,站着的脚步都险险不稳。

她恨恨地瞪着龙孝羽,彻底被眼前这个强势霸道的男人折服了。

真真斗不过。

眼前这小女人眼底的眸光还明显的带着被他亲吻过后的迷离色彩和情韵柔光,惹得龙孝羽的内心又是一阵紊乱的悸动。

他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看似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她左胸膛那个已经被他搅得乱了节奏的位置,耐着极佳的性子又问了一遍。

“傻慕慕,这里还疼吗?”他依旧执着,带着灼热鼻音的声音低沉而诱人,简直能勾魂摄魄。

但是此刻,谁也不知道这个至纯至真黑的男人,这次的执着是何意。

谁也看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下一秒又准备会做什么。

就好比如这个下一秒……

“我——”慕梓灵微微翕动鼻翼,张了张嘴,终于准备说了。

却谁知道,就在她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胸前一紧。

她低头一看。

顿时,一股火,又蹭地一下窜上她的脑门。

只见龙孝羽原本的点在她胸膛上的修长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往下移了下去,整只大手完完整整的附在她的柔软上。

附在她柔软上的大手,那可是一点都不安分……

那调皮的节奏,简直熟能生巧了。

龙孝羽邪肆地勾起唇角,眼底泛起一道妖邪的光芒,饶有意味地评价了句:“本王的慕慕都瘦了,不过这里长大了不少……”

这简直就是专门为他量手订做的一样。

软软的,柔柔的,手感简直好到了极致!

一路吃尽豆腐的祈王殿下表示,这种软软柔柔的感觉就是天底下最舒服的触感,那感觉简直美呆了。

慕梓灵浑身打了个颤栗,倏地一阵羞恼,恶狠狠地拍掉他在她胸前肆意作乱的大手。

“龙孝羽,给我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不疼了,不用再安慰了,放开!”慕梓灵恨恨地瞪着他,气恼得要推开他。

但是,龙孝羽哪里会让她推开?

他将她搂得更紧,动作霸道却又轻柔地攫住了她的下巴,迫使着她的视线再次对上他的视线。

“原来慕慕只喜欢本王动口?”龙孝羽轻啄了一下她娇润欲滴的粉唇,笑得格外的魅惑众生,简直让人移不开眼。

这人……简直无耻!

慕梓灵只觉得自己的脑壳上阵阵发懵,真的被气到了。

她轻轻地眨了两下眼,尤为恼火地望着此刻正深情地望着她的

男人,眼底古井无波般平静,好像除了恼火没再多余一点点情绪。

然而此刻,她的脑子里却不断在想着,她要怎么报复报复这个故意把她晾着不理她,现在又屡屡对她使坏的可恶男人。

学了武,力气还被压,总不能气势还要被压过,一点主权都没有,这坚决不能忍!

吃尽豆腐,得寸进尺,得了便宜乖,越看越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