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章鱼直播体育平台_章鱼直播足球主播_官网(欢迎您)
2021年7月26日
0

宁诚端着碗回到家里,奶奶已经把午饭做好了,看到大孙子回来奶奶还是很开心。

“看起来,今天我的大孙子,在人家家里学的很不错嘛。”

宁诚听到奶奶的话,也是面露笑容:“嗯,今天依然是练刀工,但是奶奶我跟您说,我已经开始适应了一帆叔教我的那种切法,感觉只要我能把这段练好,之后我应该就能提速了。”

话音刚落,宁丰财从屋里走出来:“你小子不要骄傲,你还差的远呢,你的底子太薄,想要短时间内学好很难。”

奶奶却笑着说:“没关系,我们慢慢来,我相信咱们家诚子,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大厨子。”

宁丰财对老伴的话也是认同,因为这段时间大孙子的表现确实很好。

而且他也很清楚,冯一帆绝对是一个非常棒的老师。

大孙子跟着他,不光是能学会做菜的手艺,也应该能够在冯一帆那里学到做人的规矩,这对大孙子将来是大好事。

不过当着孩子的面,爷爷依旧是说了句:“不要骄傲,你还没正式拜师呢,正式拜师才是你的开始,在那之前你要努力,而拜师了之后,你小子就要更加努力,跟着你一帆叔好好学。”

宁诚点头说:“好的爷爷,我知道的。”

这边老两口和大孙子聊得很好时,那边小孙子从屋里睡眼惺忪走出来。

宁光打着哈欠说:“爷爷奶奶,我哥都回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开饭啊?”

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

宁丰财看到小孙子刚起床,顿时老脸上挂起了怒色:“你瞅瞅,你小子像什么样子?睡到中午才起来不说,也不刷牙,也不洗脸,就知道在这里喊着吃,怎么着?还要让我们给你喂到嘴里去啊?”

被爷爷怒骂了一顿,宁光却依旧是不以为然。

“我哥大清早就出去了,我还不能睡个回笼觉啊?再说,现在不是放假吗?又不用上学,我不睡觉干什么啊?”

宁丰财闻言更加的恼火:“你,你不能跟我一起地里帮忙吗?不能起来把你的作业给写了?”

宁光依旧还是玩世不恭样子:“爷爷,我上次跟您去菜地,是您自己说的,以后不让我再去了,现在怎么又让我去了?因为我哥不去,您一个人忙不过来?作业这还早呢,我开学前写完就是了。”

小孙子这么一副样子,真的是让宁丰财感到非常的恼火。

宁诚这个时候放下手中的大碗,走上前扬手给了弟弟后脑勺一巴掌。

“你怎么跟爷爷说话呢?赶紧给爷爷道歉,还有明天早上给我早点起来,早上跟爷爷去菜地,下午在家里给我好好写作业,听到没有?”

宁光或许能在自己爷爷奶奶面前摆出玩世不恭,但是在自己哥哥面前却不敢。

因为爷爷奶奶始终还是舍不得动手,但是宁诚是真的会动手的。

宁光挨了一巴掌过后,马上就变得乖了,老老实实跟爷爷道歉,然后自己去刷牙洗脸,甚至还帮奶奶端菜出来。

宁丰财看着小孙子的样子,也是暗暗摇头叹息。

老爷子低声对大孙子说:“宁诚啊,你看看小光这个样子,以后可能还是要你多管管他,要是上学不行,我觉得不如去跟你一起学厨。”

宁诚同样是低声说:“爷爷,您别担心,小光我会管着他的,至于他是不是要去学厨?我觉得还是不要了,他不是那种能静下心的孩子,我看以后给他找些别的事情干干吧。”

宁丰财不禁摇头叹息:“唉,你现在学好了,可是小光又开始这样。”

被爷爷这么一说,宁诚也是有点感到臊得慌。

其实如今宁光展现出的情况,当初宁诚都同样做过,甚至他那时候比自己还要不堪,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更是曾经恶作剧学校老师,所以才会最终被学校给直接劝退了。

而宁诚被学校劝退后,更是自己一个人跑去镇上跟人厮混。

那么几年的时间,如今他回想起来,真的是荒废了,也真的是后悔那样。

如今听爷爷说弟弟,宁诚自然也是对弟弟的情况有些担忧,他也是怕弟弟会步他的老路,到头来白白浪费那么长的时间,关键还有可能会把自己青春都给葬送掉,甚至可能会违法犯罪。

爷孙俩说着,那边奶奶和弟弟已经把菜都给端上来。

宁诚也把那个带回来大碗上盖着的盘子揭开。

“这一碗,是一帆叔做的,爷爷奶奶你们快点尝尝看,小光你也尝尝。”

宁光听说是冯一帆做的,顿时就撇撇嘴:“我不吃。”

宁诚却异常坚决:“不吃不行,你给我尝尝,你必须要吃,我要让你知道,一帆叔是多么厉害的厨子。”

宁光见哥哥真的是要发火,也只能是乖乖地夹了一块。

奶奶吃了一块说:“嗯,这个味道真好吃啊。”

爷爷也点头:“确实好吃,我真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的肉呢,这个肉吃起来真的是太好吃了。”

看到爷爷奶奶那么说,宁光心里觉得也太夸张了吧?

但是当他把肉放进口中的一刻,顿时香味在口中释放,唇齿之间都弥漫着肉香,这个味道简直让宁光感到欲罢不能。

宁诚看到弟弟吃后的样子,自然是明白弟弟也觉得很好吃。

他又给弟弟夹了一块肉,然后自己则是用勺子,舀起了一勺炖肉里的胡萝卜。

胡萝卜丁其实已经被炖煮的化掉,所有用筷子根本就夹不起来的。

舀起了一勺子,宁诚放进口中品尝一下。

一吃一下,宁诚顿时感到软烂胡萝卜丁的美味,同时心里还有一丝喜悦,因为这些胡萝卜丁是他切出来的,尽管都是一些被切废的。但自己吃进嘴里,还是让宁诚感到一种满足。

宁光连续吃了几块肉,然后奇怪问:“哥,你不是说,你去那是切胡萝卜吗?这一碗明明是烧肉啊?”

宁诚闻言笑了起来,用勺子也给弟弟舀了一勺胡萝卜。

“胡萝卜都在这呢,我切得不好,所以形状都有些奇怪,但是吃起来还是很棒的,你尝尝看。”

宁光看着软烂的胡萝卜,脸上很自然浮现出一阵嫌弃。不过稍稍犹豫了一下,想到那些肉的滋味,他也还是用筷子扒拉进嘴里,尝了一下这勺胡萝卜的滋味。

真正品尝后,宁光有些惊讶:“这个,这个胡萝卜吃着比肉好吃,感觉就像是在吃肉呢。”

宁诚笑起来:“怎么样?没有骗你吧?比肉还好吃。”

奶奶此时说:“这个是因为,胡萝卜已经吸足了肉的香味,而且吸收了炖肉汤汁的味道,看起来冯一帆确实是个厉害的厨子,他这个调味,倒是真的非常符合我们一家人的口味啊。”

被奶奶一说,宁诚也才反应过来,又是舀起一勺胡萝卜和汤,仔细品尝了一下。

“真的,真的很合我们的口味。”

宁光一边吃一边说:“肯定是我哥说的。”

宁诚摇头说:“没有,我没有说。”

爷爷此时说:“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一帆毕竟是城里很厉害的厨子,人家只需要稍稍了解一下村里人的口味,然后也就能推断出我们家的口味嘛,按照我们习惯的口味做就好啦。”

奶奶问:“老头子,那你觉得,这碗胡萝卜炖肉,真的只是我们村里味道。”

爷爷顿时一愣,宁光很快帮爷爷回答:“我们村里没人能做出这味道的。”

宁诚稍稍想了想说:“应该是一帆叔,根据我们的口味,在原本的味道上稍稍做了调整,让我们吃起来觉得很好吃。”

奶奶竖起大拇指说:“这样的话,那一帆可真的是很厉害。”

宁家人都在讨论,冯一帆这一碗胡萝卜炖肉调味特别时,冯一帆一家人也是围坐下来吃饭。

冯若若坐下来就嚷嚷着:“爸爸,我要吃那个,那个你给大哥哥做的呀。”

冯一帆笑着答应:“好,让若若也尝尝味道。”

冯若若尝了尝爸爸夹给自己肉肉味道,小姑娘顿时一脸笑容:“嗯,爸爸做的真好吃,爸爸若若还要吃,要吃胡萝卜呀。”

看到小孙女吃得很香,卢翠玲有些好奇说:“这一碗真有那么好吃?”

说着卢翠玲也是用筷子挑了一些汤和胡萝卜丁,放在嘴里品尝了一下。

“咦,这个味道有点特别啊?好像是村子里不少家炖肉的味道呢,但是吃起来又要比村里大家炖肉的味道要更好。”

老伴这样一说,冯建东也是夹了一筷子,尝了尝这碗炖肉的味道。

吃了一块,冯建东也有些惊讶:“还真是村里的味道,可又不一样,确实是滋味更好了。”

冯一帆微笑说:“这个是我吃了青松他母亲的菜,然后揣摩着村里人的口味,做了一些稍稍调整,做出来的一碗炖肉。”

卢翠玲看向儿子说:“可以啊,你竟然能做出你牛大娘家炖肉滋味,我就说嘛,这味道很熟悉,原来是青松他妈妈做的味道。”

冯建东用勺子舀了一勺软烂胡萝卜和汤,品尝了一下确认:“还真是牛大姐手艺的味道呢,但也真是比牛大姐做的好吃,一帆,你这个是怎么做的啊?根据你牛大娘的菜改良了?”

冯一帆点点头:“对,算是根据我大娘的手艺改良的,我觉得村里大家应该会喜欢这样的口味。”

苏锦荣此时也品尝了一下说:“嗯,村子里大家因为要下地,口味会稍稍偏重,而且村子里的人喜欢咸鲜,你这个调味以咸为主,几乎是吃不出丝毫甜味,同时还有一点点辣味做点缀,倒是更开胃。”

冯一帆笑了笑说:“主要还是爸您给的苏造汤起作用,能更好突出肉味。”

苏锦荣摆摆手:“那可不是我的功劳,是你自己的摸索。”

冯若若突然说:“哎呀,大家不要总吃若若的呀,这碗是爸爸留给若若的,你们可以多吃一点别的菜呀。”

苏若曦看到女儿护食的样子,笑着说:“若若,你这样不对哦,好吃的东西,要跟大家分享嘛。”

冯若若撇撇嘴说:“可是妈妈,若若就这么一小碗呀,不多的。”

苏若曦又说:“那今天吃完了,还可以让爸爸再给若若做嘛。”

冯若若顿时两眼放光,扭头看向爸爸问:“可以吗?爸爸可以吗?你还会给若若做这个吃吗?”

面对女儿要求,冯一帆自然是点头答应:“好,爸爸以后还会做给若若吃。”

听到爸爸这样说,冯若若顿时就变得大方起来。

“那妈妈你也尝尝呀,姥爷、爷爷奶奶你们都可以吃的,吃完了的话,若若还可以让爸爸再给我们做。”

冯若若这么一个前后巨大反差变化,逗得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顿午饭就在欢笑声中其乐融融结束。

午饭过后,冯若若跟着妈妈去午睡,冯一帆端着碗盘筷子进厨房去清洗。

卢翠玲此时进来厨房,看着忙碌中的儿子说:“你真的想好了,要教宁诚?”

冯一帆抬起头看向母亲:“妈,你是不是不希望我教宁诚啊?”

卢翠玲摇头说:“倒不是不希望,我就是担心,担心你教了那小子,那小子不是真的学好了,以后再给你,给你岳父的餐馆惹麻烦,你可能不知道,宁诚以前在镇上干过的那些事。”

冯一帆微笑对母亲说:“妈,其实我都知道,但我想,浪子回头金不换嘛,他既然真心想要学好,还是应该给他个改过自新机会,何况宁大爷和大娘年纪都大了,不可能永远照顾那兄弟俩啊。”

提起宁丰财老两口,卢翠玲也是无奈叹了口气。

要说宁诚和宁光两兄弟,卢翠玲确实是完全看不上的,但是宁丰财老两口卢翠玲还是觉得确实不容易。

老两口的儿子儿媳跑去外地打工,这么多年也没有回来过几次,孩子丢给了老两口,着实是给老两口增加不少负担。

两兄弟如今变成这样,不是老两口娇惯,而是老两口真的管不过来。

所以听儿子一说,卢翠玲又觉得宁诚能改过自新确实是好事。

“行吧,你觉得可以,那就先教着,反正我的意思是呢,你不能光考虑帮你宁大爷,如果宁诚不是那块料,你别给自己和你岳父惹麻烦。”

冯一帆知道母亲到底还是关心自己,他点点头对母亲说:“妈,您放心,如果他不是那块料,我会跟宁大爷和大娘说清楚,并且让青松教他开车,让他考个驾照,以后帮青松跑跑运输。”

说到这,冯一帆突然问:“对了,我回来这么多天,怎么没见青松他弟呢?”

卢翠玲见儿子问起,也是无奈叹了口气:“别提了,那小子跑去镇上,听说和镇上一个女孩恋爱了,要跟那丫头一起去南方工作。”

冯一帆有些惊讶:“还有这事?那我牛大娘什么意思啊?”

卢翠玲也是无奈叹了口气:“你牛大娘当然不乐意,但是现在人拉不回来。”

2021年1月总结

不知不觉2021年的1月就过完了,其实有挺多话想要说的,但是真的到要写出来的时候,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写了。

首先还是说一下这本书吧。

这本书前期节奏是比较紧凑的,从主角重生回来,姑姑咄咄相逼,主角以一己之力扭转局面。其中穿插着各种日常温馨,和女儿如何搞好关系,和妻子如何恢复感情,以及一些配角的出场,作者觉得在自己如今能力范围内已经做得很好。

所以这本书上架初期的成绩很好,一度让作者距离精品几乎是一步之遥了。

整个初期这本书有干货硬核做菜技巧,有家庭的温馨日常,有幽默,有争端,每个角色的戏份都能安排的很妥当,甚至在那个时候,作者自己都觉得,这本书不是自己在写,而是书中每一个角色在用作者的键盘述说着他们的故事。

可是在高强度的更新之下,作者还是没有能够把控好剧情,虽然没有读者留言去说,但作者自己还是能够感觉到,剧情上出现了偏差,没有能够很好的去驾驭整体的节奏。

导致写到现在这210多万字,前期挖的很多坑作者有些不知道怎么去填了?而后面一些推进的剧情也不知道该如何去推进了?

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局面,紧接着便是一个瓶颈期,每天写作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思路像是一团乱麻,没有办法从其中清理出一个头绪。脑袋就像是一盆浆糊,越是想要去写好,越是难以写好。

感觉剧情写的不好,人物也不再灵动,真的是有太多太多的不足都暴露出来。

写到这里,写了这么多问题,作者并不是要切掉这本书。

作为一个老扑街,前边已经切了那么多书,也写过成绩很差的书,最终还是坚持到了完本。

所以成绩对作者来说,从来都不是写作的唯一动力。

作者写书还是希望可以写出自己所喜欢的故事,同时能够通过这些自己喜欢的故事,去感染到读者,让读者也能够喜欢。

虽然现在写到这里,出现了太多太多的问题,但作者依旧会努力把这本书给好好写完它。

关于接下来的更新,因为2月份有春节,无论如何也还是要陪伴一些家人。所以2月份的更新春节前作者会尽量保证每天两更,春节假期的期间可能会减少为一更,但也会抽空多写一些给大家的。

而接下来的剧情方面,乡下的剧情作者会尽快结束,之后会回到经营餐馆的部分了。

后面会有一个由低估逐步重新踏上巅峰,重现主角辉煌的过程,应该就是这本书最后的一段大剧情了。

资料方面作者已经收集了不少,所以会尽量去把收集的资料融入进剧情当中,给大家呈现出一个不一样的餐馆经营。让主角最终重新将餐馆干好,并且重新获得前世的那些辉煌。

当然,孩子的剧情也不会少的,除了冯若若的,还有杨小溪,陈瑶霏,以及其他一些孩子的剧情穿插。

作者会努力把最后的大剧情写好,希望能够最终完成自我的提升吧。

最后在这里感谢每一位读者朋友的支持,谢谢大家对这本书的喜爱,谢谢大家对这本书每一章的订阅支持,谢谢大家的每一份打赏,也感谢大家投给这本书的每一张推荐票、月票。

祝大家2021年都能健康,邻近年关了,大家若是回家过年一定要多注意一些。希望这个2021年大家都能过得好。